• 新闻内容

    陶氏杜邦化工新航母掀起千重浪

    发布日期:2015-12-15

           12月11日,美国最大的两家化工公司陶氏化学和杜邦正式宣布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被命名为陶氏杜邦公司(DowDuPont),两家公司将各持50%股份。作为有着悠久历史、享誉全球知名度和庞大体量的两大化工企业,其联手打造的“陶氏杜邦”号化工航母尽管尚未正式开启新征程,但其在业界已经引起强烈反响,一时间掀起千重浪。

    新巨头呼之欲出

    此前,《华尔街日报》已经报道了两家公司在商讨合并事宜,而这一传闻终于在12月11日成为现实。

    陶氏化学成立于1897年,至今118年;杜邦成立时间更早,成立于1802年,至今已有213年历史。11日,两家百年老店正式宣布合并。

    两家公司表示,合并后的公司将拥有16名董事,陶氏化学与杜邦各占8名。一家市值约1300亿美元(约合8390亿元人民币)的新化工巨头即将诞生,这意味着本次合并将成为全球化工史上最大的合并重组案。此前,全球化工规模最大的并购案是2007年巴塞尔公司190亿美元收购美国化工企业利安德,成立利安德巴塞尔公司。

    从市值上看,根据今年5月发布的2015年《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全榜单。巴斯夫市值935亿美元,居全球化企榜首,而陶氏化学市值为561亿美元,杜邦公司市值为652亿美元。根据陶氏化学和杜邦公司的说法,合并后陶氏杜邦公司市值将有望超过1300亿美元。因此,陶氏杜邦公司将以1300亿美元左右的市值,成为全球第一化工企业。

    而从营业收入上看,根据《财富》2015年世界500强排行榜,2014年巴斯夫公司以营业收入985.96亿美元排名全球第76位,同时排在全球化工企业第一位;陶氏化学营业收入581.67亿美元排名全球第169位,杜邦公司营业收入360.46亿美元排名全球324位,两家公司加起来的营业收入为942.13亿美元。因此,合并后的陶氏杜邦公司的营业收入可能依然屈居巴斯夫之后。

    陶氏化学和杜邦公司表示,根据交易条款,杜邦股东手中每股股票将可获得1.282股陶氏杜邦股票,陶氏股东手中每股股票可获得1股陶氏杜邦股票。两公司现有股东将各自拥有合并后公司大约一半的股份。新公司将在美国密歇根州米德兰和特拉华州威尔明顿设立双总部。陶氏化学CEO利伟诚(Andrew Liveris)将担任合并后公司的董事长,杜邦CEO溥瑞廷(Ed Breen)将担任新公司的CEO。

    在监管部门和股东大会同意的前提下,新公司合并交易预计将在2016年下半年进行;新公司的后续拆分将在合并后的18~24个月内进行。

    目前,有关合并的相关程序即将启动。陶氏杜邦公司成立后,其最直接的影响是1943年陶氏化学与康宁公司共同创立,并各持股50%的有机硅巨头道康宁将不复存在。据了解,陶氏化学将收购康宁公司所拥有的50%股权,从而全资控股道康宁,随后这一企业将纳入陶氏杜邦旗下子公司材料科技中。

    2014年,道康宁的收入和利润分别为62.2亿美元、5.22亿美元。有消息表示,此次陶氏化学为回购康宁所持股份,可能会付出48亿美元。北京时间12日清晨,康宁公司的股价受此消息影响上扬了5.6%,报收于18.68美元。

    陶氏化学CEO利伟诚(右)和杜邦CEO溥瑞廷(左)

    (本版图片由CFP提供)

    先合再拆整合资源

    对于此次合并,两家公司的负责人都寄予厚望。

    利伟诚表示:“此项交易将改变化学行业的游戏规则。十年来,行业经历了结构性的转变,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也是空前的,它要求每家公司都要有预见性、灵活性并专注于执行。我们一直希望能将杜邦和陶氏化学这两家创新与化工材料行业的领先者结合,这一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两公司表示,合并将更有效的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创新能力和增值能力,带来更多的客户。此外,高度协同的交易预计将导致约30亿美元的运行率成本协同效应,预计将创造约300亿美元的市场价值,还有望实现约10亿美元的增长协同效应。

    记者查询两公司公告了解到,合并后的公司未来将寻求拆分为三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分别专注于农业、材料和特种产品。

    农业公司主要包括杜邦和陶氏化学的作物种子和植物保护业务,纳入陶氏旗下拥有全资子公司陶氏益农,杜邦公司则下辖了杜邦植物保护和杜邦先锋良种两大子企业,将为农业种植者提供更全面和互补性的解决方案和选择广泛的产品组合,参考2014年的业绩,该子公司的收入约为190亿美元。这家企业将由溥瑞廷直接负责。材料公司包括杜邦的功能材料业务,陶氏化学的功能塑料、功能材料和化学品业务,涉及包装、运输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解决方案(除电子材料)等部门,收入约为510亿美元。这家企业将由利伟诚直接负责。第三个是专用产品公司,将致力于技术创新领导者,包括杜邦营养健康、工业生物技术、安全防护和电子及通讯设备,以及陶氏化学的电子材料业务,收入约为130亿美元。

    两公司表示,三个子公司中,每一个企业都将有明确的重点、合适的资本结构,具有规模优势,专注于创新,以便更好地提供卓越的解决方案和客户的选择。

    溥瑞廷评价道:“两家高度互补的行业领导者会再次创造出三家强势企业,从而实现长期和可持续的股东价值,三家公司都会成为具有吸引力的细分市场领袖。”

    庞广廉认为:“并购方面,现在化工行业有两大趋势,一个是强强联合,一个是更加专业化。这两个是一体的。合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分,包括科思创、朗盛、索尔维、科莱恩、杜邦、陶氏化学等公司,都在谋求通过强强联合和专业化重组,来提升业绩表现,而且并购重组也是化企实现转型的良好途径。”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从上述板块中不难发现,“新杜邦”的核心业务将为农业,“新陶氏”则把重点放在了以大宗贸易、石油为基础的能源化工领域,陶氏化学和杜邦的这些板块已处于各自细分市场的前列,属于高增长及高利润的产业线。

    据悉,此项交易可能面临反垄断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不过,分析师认为,尽管此项交易规模巨大且极其复杂,但仍可能在不需要出售太多资产的情况下获得监管批准。彭博情报分析师杰森·迈纳表示,两家公司的产品重叠并不广泛,反垄断监管机构关注的焦点可能在种子和农作物化学品领域。

    图为欧洲杜邦工厂

    图为美国的陶氏化学公司

    以合并促高收益

    做大并非两公司合并的主要目的,以做大图做强,通过资源整合和协同效应,优化产业和资本结构,提高创新能力,扩大市场和减少支出,才是陶氏杜邦公司成立的初衷。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国际合作部主任庞广廉在接受中国化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全球经济不景气,行业需求下滑,导致不少跨国化工企业业绩受到影响。从深层次分析,陶氏化学和杜邦公司的大股东中,不少都是大的基金公司,对于公司业绩倾向于追求高期望值和短期回报。因此,在股东意愿的推动下,包括这两家公司在内的很多化工巨头,都寄希望于通过重组拆分来提高公司的业绩和在资本市场的表现。

    “杜邦和陶氏化学公司在近期就进行过拆分,将主营业务重组,同时剥离掉一些经营业绩不佳的边缘业务,这已经成为趋势。”庞广廉说。

    中国化工报记者了解到,在合并消息宣布前,两家公司都曾通过重组、剥离其他业务,将力量集中在主流的产品上。

    3月27日,陶氏化学发布消息称,该公司将剥离其氯业务中的大部分业务,并将剥离的业务与化工产品及军火生产商Olin Corp合并同时组建新的企业,这项交易的估值将达到50亿美元。合并后的新企业包括陶氏化学在美国墨西哥湾氯碱、乙烯基、氯化有机物和环氧树脂全球业务。预计新企业的营业收入将接近70亿美元,并有望成为行业领导者。

    7月1日,杜邦公司宣布完成对科慕公司的拆分,实现其高性能化学品业务的剥离,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独立上市交易。

    有业内人士认为,陶氏化学与杜邦之所以在这个时候选择合并,与两家公司业绩下滑有关。两家公司最新交出的今年三季度业绩单都不甚理想。

    杜邦最新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营收下降17%至48.7亿美元;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5.7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5.8%;利润为2.35亿美元,同比下降45.9%,合每股盈利26美分,低于去年同期的4.34亿美元及每股盈利47美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种子的销量减少和对害虫控制产品的需求减少,第三季度杜邦公司农业板块的销售额为10.9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5.63亿美元同比下降30%。

    10月份陶氏化学公布了2015年第三季度的业绩报告显示,第三季度销售额为120.3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6.4%,公司表示其原因主要是价格和货币汇率的变化;净盈利从上年同期的8.52亿美元增至12.9亿美元;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29.2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8.7%;每股收益0.82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4%。

    相当程度上,此次杜邦与陶氏化学的合并,也可以认为是对股东诉求的回应。

    溥瑞廷就曾明确表示,面对目前充满挑战的宏观环境,杜邦的首要任务是要积极地管理可控范围内的事情,包括采取新视角看待杜邦公司的成本结构和资本分配策略,以确定如何进一步提高股东回报。

    对于陶氏化学来说,这次合并,也是公司2009年4月完成对罗门哈斯的并购后的新一轮业务整合。

    或将引发农化并购潮

    尽管从陶氏杜邦公司的拆分计划来看,未来种子农药业务仅占公司主营业务的一小部分,但是相比化工业务,其对全球种子农业行业格局的影响将极其深远。

    有分析人士称,两家公司的合并不会给化工行业的竞争格局带来大的改变,但合并交易将成为种子和农药行业逾十年来出现的第一次大的调整。新公司将超越孟山都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和农药公司。

    巴德尔银行旗下瑞士咨询公司Helvea分析预测,陶氏化学和杜邦合体后,在全球杀虫剂销售中将占据16%左右的份额,同时成为全球第三大农作物化学产品供应商。这样的大规模合并,将会对欧洲竞争对手产生深远影响。当一个美国化工新巨头出现后,欧洲化工企业可能会进行一系列的大规模合并,以便可以和这个行业巨头抗衡。陶氏化学和杜邦的合并可能令孟山都重启对先正达的收购进程。

    近期以来,关于全球农化巨头的重组并购传闻不断,特别是杜邦、陶氏化学、孟山都、先正达,包括中国化工集团在内的化工企业,都对并购表达了强烈的兴趣。跨国企业的高层寄望于合并与改革,来提高农业板块的整体运作能力。

    “与美国相比,欧洲的经济复苏相对缓慢,化企的业绩压力更大,在通过重组并购提高竞争力方面,欧洲化企有很强的意愿。”庞广廉告诉记者,种子和农药业务,将成为下一阶段化工巨头争夺的主战场之一,也是并购重组的热点。特别是关于先正达的并购。

    在陶氏化学、杜邦公司正式发布合并消息之后,全球农化行业的焦点迅速转移到瑞士的先正达身上。今年8月美国孟山都第二次向先正达发起收购要约价值470亿美元但再度遭到先正达拒绝。但是此次并购失败并没有让行业内的并购传闻销声匿迹。此后,关于中国化工集团有意收购先正达的说法也广为流传。

    11月,消息人士透露,先正达又拒绝了中国化工集团的收购要约,先正达之所以会拒绝中国化工集团的收购,是出于对监管方面的担忧。倘若两家公司达成交易共识,那么将催生出由中国企业发起的最大一桩海外并购。

    受杜邦和陶氏化学可能合并的刺激,上周三先正达股价大涨7.82%至78.48美元。据财经新闻和证券交易信息网站Benzinga报道,消息人士称,中国化工集团公司仍在考虑收购先正达。据预计,这项交易的价值将会达到440亿瑞士法郎,约合445亿美元、2860亿元人民币,超过此前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在11月中旬向其发起的420亿美元收购要约的价值。农业行业专家、美国国民粮仓公司副总裁安琪·塞策认为,与孟山都相比,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收购先正达从反垄断角度来看障碍较小,而且先正达也可能更希望在中国市场上获得新的客户基础。

    最新消息显示双方尚未发布任何公告。

    此前,中国化工集团成功以77亿美元收购意大利轮胎企业倍耐力;12月11日,俄罗斯表示允许中石化购入西布尔20%股权;近期中国石油化工企业的海外收购引人注目。对此,庞广廉表示,无论是海外收购,还是国内的石化企业改革,陶氏化学和杜邦公司的合并模式都值得行业学习借鉴。

    “不少化企在业务领域存在重叠,这些化工企业如果能够合并同类项,在降低成本,扩大市场、提高竞争力方面会有很好的表现。目前,我国正在积极推动石油化工产业链领域的改革。在油气勘探、开发、管道、分销、加油站等领域的国家层面主导的改革,也可以借鉴陶氏化学和杜邦公司的先合并后拆分的方式,进一步激活市场,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庞广廉告诉记者。

    “无论如何,陶氏化学、杜邦两大巨头的合并,将使化工,特别是农化板块的其他企业感到压力,可以预见,未来相关领域的合并重组,以及对于优势技术、资源企业的争夺,可能将呈现白热化。”一位证券分析师对中国化工报记者说。

  • B2-20090055-1 | 郑州星岛化工科技有限公司 | 本网站由锐之旗提供技术支持
    通讯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西史赵村    联系人:田经理    固定电话:0371-86661480   移动电话:13526805155